主页 > www.cz49.com >
河北邱县农民漫画家:靠漫画吃饱饭的没几个
发布日期:2019-09-09 09:40   来源:未知   阅读:

  “把廉政漫画做成书,在邱县,我是第一人。” 55岁的农民漫画家侯峻山如是说。在邱县,他的“绿色漫画工作室”(以下简称“绿色”)和“青蛙漫画组”(以下简称“青蛙”)同样有名。按照官方说法,邱县漫画作者加起来超过3000人。

  今年9月,中纪委网站上开设的“河北邱县廉政漫画展”,让这个人口仅26万的农业小县传扬出了“漫画之乡”的美名。“邱县漫画原来在业界比较有名,廉政漫画让邱县的漫画名声在全国响了起来。”邱县一位官员这样评价。

  今年8月,王岐山先后两次对这些廉政题材的漫画作出批示。据媒体公开报道,第一次是在8月11日,批示称:“(中纪委)宣教室可派员去看看,对可否大范围运用提出意见。”8月20日,王岐山再次批示:“可否在即将开通的中纪委网站上设廉政文化板块,邱县的漫画形式亦可办成‘网展’,这样看的人多,成本低且能互动。”

  漫画在邱县兴起已有30多年,廉政漫画在邱县也有十多年的发展轨迹,土生土长的农民漫画家们共同提供了一个廉政漫画在乡间生存的样本。

  现在,邱县廉政漫画的发展又面临新节点。纪委官员承认,运作廉政漫画十多年,财政投入并不大。解决吃饭问题,事关能否让廉政漫画作者们获得持久的创作保障,产业化是一个方向。“当然,这还仅是一个想法。”这位官员忙着补充说。

  然而,在农民漫画家们看来,这却是既迫切又根本的问题,关乎廉政漫画的未来。

  2005年5月的一天上午,侯峻山突然接到赵俊海的电话。对方称是邱县纪委的,说:“有事,给你找点活儿。”

  11月9日,北京青年报记者第一次见到侯峻山,是在 “邱县廉政教育基地”里的“绿色”工作室。侯峻山一面展示今年8月他与邱县交通运输局合作出版的《廉政交通》漫画集,一面告诉记者,这是他出版的第42本书,其中10本是廉政漫画书。

  2000年侯峻山与邱县检察院合作“反腐扑克”,2005年、2010年邱县纪委与他合作出版《〈廉政准则〉漫画释析》和《画说〈廉政准则〉》。侯峻山认为,《〈廉政准则〉漫画释析》》是邱县廉政漫画图书的源头。“此前,邱县画漫画的人很多,但把廉政漫画做成书的,在邱县我是第一人”。

  侯峻山说,让他走上廉政漫画图书出版这条路,最不能忘记的一个人,就是县纪委的赵俊海。

  2005年5月的一天上午,侯峻山突然接到赵俊海的电话。对方称是邱县纪委的,说:“有事,给你找点活儿。”随后,赵交给侯一份2005年初中共中央颁布的《建立建全教育、制度、监督并重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实施纲要》,意思想把这份文件画成漫画书。

  侯峻山记得,那一年的夏天,“绿色”成员在他家里工作了近一个月。二层的小楼上上下下都是人,没有空调。 “感觉非常之好。大家在一起,就是讨论艺术。”侯峻山说。

  《〈廉政准则〉漫画释析》当年7月28日完稿,8月出版,漫画50幅。2010年初中共中央颁布《中国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邱县纪委再次与侯峻山合作,2011年出版了《画说〈廉政准则〉》,漫画52幅。

  邱县官方统计显示,迄今为止邱县廉政漫画创作超万幅,正式出版的廉政漫画图书30余部。

  起初侯峻山很生气,把“前言”从扑克牌里抽出来一张一张地撕掉。撕着撕着又想,都是为反腐做贡献,何必呢!

  侯峻山回忆说,2000年的一天,邱县检察院找到他说,想用漫画的形式,在预防职务犯罪上搞创新,蓝本就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的《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

  “职务犯罪52种”这个数字挺敏感。侯峻山回家想了一晚上,觉得加上大小王,正好是54张,可以画成漫画做成扑克牌。

  创意提出来,人家觉得马马虎虎,没什么反应。侯就自己做。当时不会电脑,请人把扑克牌扫下来,再自己把画好的漫画装进去。先画了10幅,交给了检察院。过了大约半年,检察院有反应了,觉得不错,说:“你画吧。”

  2001年,邱县检察院以自己的名义出品“反腐扑克”,引起很大反响。侯峻山说,在国际上都有影响,美国、英国和俄罗斯的记者都要求采访他。

  “反腐扑克”2001年获得国家专利。记者看到两份“专利证书”的复印件,一份上有两个人的名字,其中之一是侯峻山;另一份复印件上只有一个人的名字,不是侯峻山。邱县检察院一本宣传册中说,“反腐扑克”的创意是一名检察官提出的。

  2002年侯峻山与邱县检察院签的一份“协议书”中,又承认双方都可以使用“反腐扑克”,对方“不提出反对意见”。

  邱县检察院人士表示,对过去的事情不太清楚。尽管如此,侯峻山2009年还是与河北省检察院合作,出版了《画说职务犯罪》。“前言”中侯峻山被称为“著名漫画家”。

  邱县有两个群众漫画组织:一个是“青蛙”,一个是“绿色”。“青蛙”创始人是农民出身的陈玉理、李青艾夫妇。“绿色”创始人就是侯峻山。侯峻山在“青蛙”学漫画20年,2000年离开“青蛙”,2004年创办了“绿色”,现有成员160多人,大都是学校老师。侯峻山说,“绿色”是一个知识分子团队。

  “反腐扑克”,侯峻山说一共印了三次。第一次外包装的右上角注有“艺术编导:侯峻山”;第二次变成了“艺术编导:青蛙漫画组 侯峻山”;第三次外包装标注移到了左边,变成“艺术编导:青蛙漫画组成员”。起初侯峻山很生气,把“前言”从扑克牌里抽出来一张一张撕掉。撕着撕着又想,都是为反腐做贡献,何必呢!

  已是邱县纪委常委的赵俊海说,“青蛙”和“绿色”在廉政漫画上,态度都是积极的。《廉政准则》第一次是与“绿色”合作。这两次,在县纪委的提议下,“青蛙”的许多漫画作者加入进来。

  做“反腐扑克”牌时,得了500元报酬,侯峻山说他当时高兴坏了。最近出版的一本书,他挣到近万元。

  侯峻山农民出身,当过兵,复员回乡后投身到“青蛙”学习漫画。凭着学到的漫画知识,他考入了邱县文化馆。先在乡文化站工作3年,后调回县文化馆工作,如今已是漫画专业正高级技术职称。

  2000年时县里修起了一条商业街,但当时没有人来做买卖,铺面都空着。县里着急,便让公职人员去做“门市”。于是,侯峻山与人合作开了一个搞装潢的“门市”,写牌匾、会标、做锦旗、灯箱等。

  这期间他接了“反腐扑克”的活儿。那次,他一个人干。当时天还冷,晚上架个灯,在“门市”画漫画,一画几个小时。

  侯峻山说,这以后主动上门找他画漫画出书的越来越多,忙不过来了。他意识到,想把漫画事业做大,要靠大家的力量。于是,他创立了“绿色”。

  做“反腐扑克”还让他懂得了“著作权”。起初,在底稿上的每幅漫画他都署名,印制时都被取消了。此后,他就严格了,一定要签合同。以后出版的书,每幅画上都会注明作者,写明他在书中的身份,如“主笔:侯峻山”。最新出版的《廉政交通》一书“后记”中,先是提到“青蛙”和“绿色”共同打造了邱县的廉政教育,随后特别说明《廉政交通》一书,由侯峻山 “编文、绘画、排版、出样”完成。

  做“反腐扑克”时,得了500元报酬,侯峻山说他当时高兴坏了。最近出版的一本书,他挣到近万元。对于报酬,侯峻山有自己的想法。香港九龙官方网站,开始做书时,为了闯“名气”,给钱不给钱他都做。尤其廉政漫画,是人人应该做贡献的事,无论报酬多少,他都会接。其他商业性的出版,他会要求签合同,预付一半以上的定金。侯峻山说,这样可以风险共担。

  正在和几个出版社洽谈的出书计划,他提出了按“版税”付报酬的想法。不过人家告诉他,只有名人才用“版税”。侯峻山说,那就以后再说吧。

  邱县官方提供的宣传材料中坦言,廉政漫画现在存在着三个问题,其中之一就是不可持续。

  邱县的漫画爱好者、业余作者和专业漫画作者加起来,官方说法是3000人。 “青蛙”创始人陈玉理的妻子李青艾说,邱县里能坚持画漫画的不过50人左右,大多数是业余的,有其他的工作,更多的人只是爱好漫画。侯峻山估计,2016年升格后更名为杭州医学院),天将,邱县靠画漫画能“吃饭”的作者不多,他自己是一个。

  侯峻山说,他之所以可以靠漫画“吃饭”,一方面是有公职,可以保证稳定的收入;另一方面他可以在业余时间接一些“活儿”。为此,他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绿色”现有160多人,但能接到“活儿”的,也就他一人。

  张爱学,是邱县靠漫画能“吃饭”的农民漫画作者之一。他妻子王女士告诉记者,张爱学12岁起在“青蛙”学习漫画,经常向全国媒体投稿,每月可以有较稳定的收入,大约5000元左右。她丈夫每天工作也要12个小时以上。她说,不能停,停了收入就受影响,自己每月仅1000多元的收入。

  漫画作者李继红现在是邱县计生局的公职人员。她说自己从小在“青蛙”学艺,每年陈玉理老师接到“活儿”,能分给她一些。今年分到的活儿,让她有了几千元的业余收入。但她不敢辞职,毕竟每个月有1000多元的稳定收入。

  据记者了解,在邱县画一幅漫画现在的收入是300元到500元之间。一个普通公务员一个月的收入在2000元左右。一个在县城边上开小店的女士说,她一个月的净收入5000元左右。出租司机一个月的纯收入也在5000元左右。显然大多数画漫画的作者还达不到这个水平。

  邱县官方提供的宣传材料中坦言,廉政漫画现在存在着三个问题。一是简单“移植”,内容上互相复制,形式上互相模仿,缺乏特色;二是政府包办,过度依赖党委、政府的推动;三是不可持续,自身缺乏造血功能,难以持续。

  廉政漫画能否走上“产业化”发展的道路,在邱县,人们的想法还是颇为“分裂”。赵俊海认为,产业化应该是廉政漫画发展的大方向。政府在其中的作用,应该是积极引导,帮助和扶持。产业化在财力方面的投入压力并不太大。至于说到产业化目标,阶段化设想,政府如何搭建漫画平台,如何引进经营人才、投资等,赵俊海说,目前还不太好说,就是朝这个方向努力,做大做强吧。但邱县也有官员认为,产业化现在也就是个“说法”,还不能成为重点。

  李青艾觉得产业化这个想法还不错,但具体怎么操作还不太清楚,心中没底。侯峻山也认为,漫画产业化就是要解决能“挣钱”的问题。他最担心政府的态度,会不会因为官员的更换而改变。